服務總覽服務總覽 | 加入我的最愛加入我的最愛 | 網站導覽 略過巡覽連結金榜函授首頁 > 著作精研
金榜函授超智能學習_金榜函授防詐騙 貼心小叮嚀!_金榜函授金榜函授專屬服務,只為更好_金榜函授
回【金榜函授】首頁
|按讚 加入金榜函授臉書粉絲團
著作精研
主題: 酒後駕車=殺人行為?
日期: 2019/6/1
內容:
文/冬宇
一、前言
每當新聞媒體報導酒駕肇事新聞時,民意要求政府嚴懲酒駕行為的呼聲就會再次浮現,然而除了逐次透過加重其刑罰之手段外,更有一派看法認為應該將酒駕行為透過立法方式擬制為故意殺人行為,姑且不談這樣對於酒駕防制的效果好不好,本篇文章嘗試從刑法學上探究此一立法是否妥適,並且直接針對年初立法委員及行政院所提之刑法第185條之3修正草案進行簡評。
再者本文另針對此議題提出一則年初由德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確定的實務案例作為說明,考生們未來遇到相關案例時亦得作為參酌。
二、案例分析
甲為一名24歲無汽車駕照男子,某日處於醉態狀態中,在路邊偷竊一台計程車後,為擺脫警方追捕以150公里速度於道路上狂飆,於夜間抵達漢堡後持續以高速狂飆並逆向行駛在三線道路上,最終以130公里速度撞上一台汽車,導致一名乘客死亡以及另一名乘客與駕駛員身受重傷。本案甲的酒駕行為後續於漢堡地方法院被判處謀殺罪終身監禁,上訴至德國聯邦最高法院亦維持原判決確定,成為首位德國聯邦最高法院依謀殺罪判處類此行為之案例[1]。
(一)本案論罪-以我國刑法為例
關於上開案例,按照實務見解處理多數酒醉駕車行為的案例[2],甲可能成立的犯罪無非就是刑法(以下同法省略)第185條之3第2項前段不能安全駕駛致死罪及同條項後段不能安全駕駛致重傷罪,兩罪再依第55條想像競合。
而為何甲的行為不是論以第271條殺人罪及第278條重傷害罪,兩罪再依第55條想像競合呢?
主要原因無非就是行為人於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時並無容任結果發生之意思(第13條第2項間接故意),甚至更不可能有想讓死亡結果發生之意欲(第13條第1項直接故意)。除非現實上能夠直接指出行為人係利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實行殺人行為(例如汽車駕駛人撞傷被害人後,折返回頭輾斃被害人[3]),否則一般酒駕者不過都是心存僥倖認為自己還能具有駕駛能力而不至於產生交通事故。而除了行為人於客觀事實上明顯展現出直接故意的想法外,如何認定行為人可能具備間接故意呢?
我們在刑法學理上一定都念過間接故意與有認識過失之區別標準,根據常見的學說理論介紹大致上即有容任理論、漠然性理論、防果意思表現理論、認真看待理論及可能法益侵害決定說。而上述這些說法大致上可以以「容任理論」為主,其他說法則是作為補充說明,在上開德國實務上發生的個案來說,法院即以行為人於逆向車道持續以高速行駛而主觀上隨時容任了其他用路人可能因為其車輛失控而發生法益侵害之結果(死亡、重傷害或傷害),作為判處甲殺人罪之依據。
回歸到我國近年來新聞媒體報導上常見的酒駕致死之案例,若存在相關事證得以說明行為人有容任其他用路人的法益侵害結果者,亦非不得援引第271條及第13條第2項間接故意殺人罪判處行為人刑責[4]。
三、草案評析
(一)立委提出之版本[5]
立法委員提出第185條之3修正草案,主張應提高法定刑以貫徹「酒駕零容忍」精神,保障民眾及用路人生命安全,新增重複犯罪者之加重其刑規定-「再犯不能安全駕駛致死罪者,處無期徒刑、死刑。」
 
評析:
 
針對此一草案之修正規定,立委們無非是認為酒駕事件頻傳,因此需持續提高刑度遏止,不論一味提高的刑度與犯罪率高低不盡然有絕對關聯性,此一修正草案即有違反罪刑相當原則之虞,翻找我國刑法典之其他規定,鮮少有加重結果犯規定之刑度僅得科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者,若與同樣是陸上交通之公共危險罪章之犯罪相比較,例如第185條妨礙交通往來致死罪之刑度係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因此將醉態駕駛致死罪之刑度定為死刑、無期徒刑,恐有違罪刑相當原則之虞。另外針對再犯者加重其刑是否有違反一行為不二罰之嫌,亦有討論空間[6]。
(二)行政院提出之版本[7]
行政院提出之版本相對於立委所提出的部分,相同之處為皆增訂了特別累犯之規定「曾犯本條或陸海空軍刑法第五十四條之罪,經有罪判決確定或經緩起訴處分確定,於五年內再犯第一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不同之處在於,第一,法定刑相對較低,乃規定「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二,增加了曉諭法院審查行為人有無故意之規定「犯罪行為人犯本條之罪,對於致人於死之事實有第十三條之情形者,依刑法第二十二章殺人罪各條之規定處斷;對於致重傷之事實有第十三條之情形者,依刑法第二十三章傷害罪各條之規定處斷。」
 
評析:
針對行政院之版本,修正理由同樣認為應提高刑度來遏止行為人酒後心存僥倖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相同的批評處不再贅述。不過針對法定刑的訂定相較於立委版,則較有考量到罪刑相當原則,關於致人於死的部分刑度同於第185條,較重視相同罪章內之體系問題。
再者特別累犯之規定仍會遭遇上開相同之質疑。最後則是曉諭法院注意行為人有無第13條故意之情形者,這樣的規定本質上絲毫沒有任何意義,實屬畫蛇添足,甚至反倒讓人誤以為現今發生的酒駕案件皆無審酌之必要,惟我們根據本文上述的案例說明,其實即可透過主觀歸責檢視行為人是否具備容任結果發生之間接故意,根本無庸立法明文規定。
 
[1] 本案屬德國實際發生之案例,網址: https://www.tagesschau.de/inland/bgh-raser-mord-101.html?fbclid=IwAR1ZYfySNVLgQNJ6eu9AvjRjQQxJ4qpbhfK-2J2qtbNiLJoHVI2f72S11OA,德國每日新聞網,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5月15日。
[2] 同學們有興趣者可以上網查詢實務見解中常用的標準:「是被告雖僅係基於酒後駕車之故意駕車上路,主觀上未預見致被害人死亡之結果,嗣於行車途中,因飲酒後注意力、反應力、駕駛操控力均降低,疏未注意車前狀況及採取必要安全措施,復占用來車道搶先左轉,未讓直行車先行而肇事,導致被害人不治死亡,惟被告對於酒後駕車將可能導致發生其他用路人之傷亡之加重結果,客觀上既有預見之可能(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920號、91年台上字第50號判例意旨參照),則被告之酒後駕車行為與被害人死亡之結果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甚明,自應對致人死亡之加重結果負責。」
[3] 102台上1997判決。
[4] 去年底台北地檢署即罕見地以殺人罪起訴酒駕肇事者,至於法院實際審理後是否會接受檢方的主張,仍有待後續觀察,網址: 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477192,三立新聞網,最後瀏覽日期2019年5月15日。
[5] 立法院第9屆第7會期第2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三條文修正草案。
[6] 例如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雖然多數意見認為累犯不違反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但尚有少數大法官認為有違反一行為不二罰原則,而針對此一修正草案亦得評價為特別累犯規定。
[7] 行政院第3645次會議-「中華民國刑法」第185條之3修正草案及「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修正草案。
 
瀏覽人數:40
其他著作精研>>
考選部  全國法規資料庫   金融研訓院   公職王   台北保成   學儒系列   志光系列   志光數位學院   志聖研究所   保成出版社   志光出版社
VISA MasterCard JCB ePKI中華電信SSL安全認證標章 金榜函授QRCODE 金榜函授 (志光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金榜數位分公司) 網路商店: 好站連結:
服務專線:(02)2388-0304 前往PChome商店街購物 前往郵政商城購物 前往樂天市場購物 前往momo摩天商城購物 FaceBook連結 Google+連結 痞客幫連結
服務信箱:public@paochen.com.tw
本站所有內容皆為金榜函授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連結、發行或刊登他處,以免觸法。  班系登入
Copyrignt by
www.public.com.tw All right reserved

個人購物車

個人購物車

0元(0)